33小说网 > 澳门太阳城 > 曹魏之子 > 第六十二章 曹叡求官
    “为何陛下一定要让司马懿坐大,如今他胆子已经肥到敢私下扣留官员了,再这么下去岂不是要骑在您的头上了?”何瑶说话时,手里的莲子羹也送到了曹昂面前。

    曹昂先端起碗来喝了一口,这才笑呵呵的回道:“朝廷讲究的是一个平衡,在寡人继位天子后,很多事情就不能再随着性子来了,要是过去的寡人,必然是事事都以袁候优先,奈何如今掌管的可不是一个幕府,而是整个国家了,对于国家好的事情,那就必须执行到底,这里面真的没多少人情可讲,唉。”

    曹昂说完深深一叹,他哪里有不知道提升司马懿会给袁云造成多大的困惑,奈何这就是御下之道,如果单方面的让袁云坐大,那才是他最不想看见的,如今有司马懿在前面与袁云争执,他作为高高在上的帝王,才可以更加游刃有余。

    只是司马懿擅自抓捕朝廷官员一事,多少让曹昂有些不快,之前叫了司马懿来询问,对方也仅仅说是打过招呼了,不过当时曹昂正在看益州张辽送来的战报书信,一时间可能没有注意。

    这种钻空子的事情,曹昂焉有不知乃是司马懿故意为之,不过想着既然要将司马懿捧起来平衡袁云,也就只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了。

    “司马懿最近做事都非常着急,这倒是让寡人有些奇怪了。”曹昂再自言自语一句。

    何瑶在一侧听到后,立刻笑道:“听闻那司马懿因为太过操劳,每日都会有咳血的事情发生,估计是他担心时日无多,所以才如此激进吧?”

    曹昂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样,只是寡人之前让他卸掉一些担子,他却当面拒绝了,如今连司农一职他也想包揽下来,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扛得住不,这时候要是袁候愿意接受,寡人倒很想将这个位置给他,毕竟让袁候打理司农一职,乃是最优的选择。”

    何瑶哈哈一笑,道:“那个家伙就是个懒惰的性子,这几年就躲在袁府内哪也不去,每日过的好似神仙一般,前几日清河儿来宫里与妾身闲聊,还说袁云最近比较头痛的事情竟然是找不到合适的钓鱼竿,您听听,这都是什么话啊,所以您就该给他多找些活计,免得让他总是闲着。”

    曹昂点了点头,寻思着司农一职看看能不能用些办法,好让袁云接了过去,要真这样了,那么以后的耕作一事,当可以完全放心了,而最重要的是司农一职不关乎军事,所以放给袁云再大的权力,依然没有任何问题。

    “太傅非常忙碌的,每日都要教导孩儿很多课业,所以母后说的不完全正确。”随着一个奶声奶气的话语传来,只见曹叡已经从大门处走了进来,到了跟前分别给曹昂和何瑶行完了大礼,这才竖立在了一侧。

    曹昂很是喜欢眼前的儿子,不仅知书达理,而且很小的时候就可以明是非,十几岁的年纪就已经可以帮着处理很多政事,怎么瞧都是一个合格的帝国接班人。

    何瑶在被儿子否定了刚才所言,倒也不生气,只是看着一脸正经的曹叡,顿时有些不舒服了,于是皱着修眉道:“你那师父就是个没大没小的,怎么教出来的徒弟却这般懂规矩,他真的有在好好教导叡儿吗?”

    曹昂闻言哈哈一笑,道:“阿瑶你这句话说的真是相互矛盾,难道我们的孩子给教成了没大没小,才能证明袁云用心了?”

    说话的功夫,曹昂已经离开了书桌,然后走到了曹叡身边,还伸出一只手很是怜爱的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这才继好奇的问道:“袁候每日都教叡儿一些什么本事?”

    曹叡想了下,马上答道:“回父皇,都是一些与农耕制造相关的知识。”

    曹昂点了点头,又问道:“除了这些,袁云就不教你一些军事方面的知识?”

    曹叡摇了摇头,回道:“太傅说那些学问,连他自己都是半桶水,要学自然是来跟父皇学,或是去寻郭嘉军师,还说洛阳之内必太傅能打仗的人多了去了,跟谁学都可以,就是不能跟他学,免得误人子弟。”

    曹昂听到这再次哈哈大笑了一声,袁云之所以让人放心,就是因为他不善于军事,这么多年下来,这个问题他依然没有任何长进,而且他还非常抵触。

    “确实如此,与太傅学统兵打仗方面的知识,当真是糟蹋了皇儿了,哈哈。”曹昂说完这句,已经再次返回了书桌。

    这时曹叡却上前了一步,然后说道:“孩儿刚才听见父皇正为司农一职的任命为难,孩儿倒很想接下此事来。”

    曹昂闻言一怔,疑惑道:“叡儿为何突然想要做这个了?”

    曹叡答道:“今日太傅见到孩儿的仪仗,似乎十分不喜,还说孩儿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做什么都有人在边上伺候着,如此下去实在不是什么好事,还建议孩儿应该多去接触一下农桑之事,孩儿也觉得有理,所以才想接下司农一职,然后掌管起洛阳周边的农事。”

    曹昂听曹叡说的认真,但是却并没有马上同意,实在是农桑一事太过重要,如今的曹叡也才是十几岁的年纪,实在太小了,万一中间出现了什么纰漏,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只是想到袁云的建议,也觉得十分有理,曹叡整日在皇宫之中,身前身后都有大量人伺候着,别说农桑之事了,即便是吃饭睡觉,几乎都不用动手了,这样下去确实很容易养出废人来。

    曹叡见父亲曹昂犹豫,立刻接道:“孩儿自然不会独自掌管司农,曹冲叔叔已经答应了孩儿,会从中协助于孩儿。”

    曹昂听到曹冲的名字后,才终于放下了一些担忧,于是呵呵笑道:“既然叡儿想要去了解农桑一事,父皇自然求之不得,这司农一职便交于你就是,你可切记需要谨慎,农桑毕竟乃国之根本,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纰漏。”

    曹叡得到了父亲曹昂的支持,整个人都感觉长大了不少,这可是他第一次接手政事,自然兴奋无比,在告别了父皇母后,他立刻就离开了这间偏殿,准备今晚就做好准备,好接受朝廷的正是诏书。

    曹叡很快就来到了皇宫的前殿,虽然此刻已经门禁,但是他并未打算离开皇宫,只是到了议事大殿前的广场,这里似乎有人正在等着。

    不多时,只见一个人影在两名带刀侍卫的带领下来到了面前。

    曹叡见到此人后,立刻抓着他的手稍微走出去了几步。见几名侍卫离着远了些,他才压低声音道:“周不疑,你回去告诉太傅,司农一职我已经拿下了,我可不像太傅说的一般不看,父皇还是十分信任我的。”

    那叫周不疑立刻满脸堆笑,点头道:“太子辛苦了,师父听到了这个消息,必然会替太子高兴,我这便回去告知此事。”

    看着曹叡高高兴兴的返回了皇宫内院,周不疑皱了皱眉,然后自语道:“师父为何对这个傻小子如此看重,这么蠢的激将法也看不出来,难道他真的能继承天子之位?”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想想而已,对于师父袁云的厉害,周不疑从来都不会怀疑,当年在荆州被破后,他就被接近了洛阳的袁府,成为诸多小孩子中的一个,也因为拜了袁云为师,他的家人才能在战乱的荆州寻求了一条活路。

    如今周氏的子弟尽数都搬来了洛阳,而他周不疑更以二十多岁的年纪,就成为了周氏名正言顺的家主,可想这几年他的成长有多厉害。

    周不疑向来都不怎么看得起曹叡,由此对曹氏的其他子弟也不甚看重,直到他碰见了曹冲,这个想法才有所改观,如今他乃是曹叡的伴读,这也是因为与曹冲打赌失败,只能接受的结果,他本身确实非常不乐意的,更是不明白袁云的想法,因为按照他的才能,此刻应该帮着袁云去做大事才妥当,每日与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周旋,实在让他很是无奈。

    暗叹一声,周不疑这会已经来到了皇宫之外,几名侍卫虽然知道此刻乃是门禁时分,奈何也知道眼前的年轻人就是太子的好友,他们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况,所以没有任何盘查就放了周不疑离开。

    回到了车架之内,周不疑看见面前正在大吃大喝的人后,刚刚放下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曹冲见到了周不疑,立刻大手一伸,然后拍打着对方的肩膀道:“看来我那侄儿也不蠢,已经拿到了司农一职,如此就不用担心会被司马懿给抢走了。”

    周不疑微微一怔,疑惑道:“我都没说话,你怎么会猜到这个结果?”

    曹冲呵呵一笑,道:“要是我那侄儿失败了,不疑兄这会恐怕就不会如此淡定了,而是一进车架就会开始与我商量着怎么补救,是也不是?”

    周不疑再次皱了皱眉,因为曹冲确实说的一点都没错,看来在聪明的程度上,他确实没法与这个曹冲作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