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澳门太阳城小说 > 贴身保镖在日本 >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这一场,是在下输了
    居合,又名拔刀术。乃是日本刀术中出了名的神速斩。

    长刀在离开刀鞘的那个瞬间,往往会达到肉眼看不见的高速。所以对手经常在中刀后半晌都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刀都已经回鞘了。

    这是一种极端且极致的刀法,一切为了进攻的刀术,只有倾尽全力,一往无前!

    生天目刀和宇文成之间原本隔了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

    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被生天目刀缩短到了五米!

    几乎没有人看清楚生天目刀前面究竟是怎么迈步的,此刻就只看到了他接下去拔刀的那个动作。

    长刀出鞘的瞬间,刀光乍现!

    刀光似乎在一瞬间斩断了原本川流不息的时间。这一刻,场景突然就被凝固,放缓了下来。但随即,时间又再度恢复了正常的流速。

    生天目刀和宇文成两人脚下,有着一个直径在数米左右的水洼,时间在短暂的停顿后,两人之间骤然掀起了一米多高的浪花,刀光就像是摩西开海一般将水洼分开,久久无法归原。那滔天的浪花中,一道银白色的刀痕隐隐可见。

    生天目刀这一斩竟然斩出一道长达数米的刀光!

    徐,破,急,是日本美学中的一种形式,徐,铺垫阶段,破,则有一种破除格局,雷霆万钧,来势汹汹的感觉;急,又有一种将瀑布收住,万般震动都戛然而至的速度感,干净利落。

    而这三个字,恰好贴切地形容了居合这一刀术。

    而生天目刀的这一记斩击,也正是这三字诀的完美演绎。

    是的,非常完美。

    这一斩是如此的迅疾,没有人能够提前给宇文成任何示警。

    但宇文成就像脑袋后长了眼睛,头也不回,手中的长棍已经向后舞去,甩出一片令人眼花缭乱的棍影。

    啪啪啪啪啪。

    空气中爆起无数剧烈的撞击声,一片乱影之中,宇文成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接住了这犀利的刀光。

    生天目刀可不打算给宇文成充足的时间回应,同时高高跃起,刀刃在跃起那一刻已经回到了他的刀鞘之中,微微蓄力后再次斩出,刀锋划出巨大的圆弧,以力劈华山的态势朝着宇文成的头顶狠狠斩了下去!

    不管来自哪方的人这时候都已经不记得自己还在打斗了,全部目不转睛的看着生天目刀这位老牌强者和新晋强者宇文成之间的碰撞。

    对生天目刀充满绝对信心的黑道小弟们忍不住想要举手欢呼。他们看过太多,听过太多。在生天目刀面前,没有砍不倒的敌人。

    木暮尘八很快就会血染当场,剩下的木暮保险会社员工必然会因为失去主心骨而乱成一团,打败他们然后开始点钱,这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即便没有木暮尘八这颗价值五十亿的人头,剩下的也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豪宅跑车大美女正在向他们招手!

    生天目刀此时也很得意,自己率先出手,攻击凛冽。居合的意义就是全力进攻,自己攻势已起,再任谁也无法阻止自己连绵不断的抢攻。

    这个刀疤男此时脸上的表情应该是……

    绝望!

    刀芒从漫天的水帘中落下,生天目刀已经能看清宇文成的脸。

    他的刀势未停,心里却微微有些诧异。

    因为这个刀疤男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绝望……没有绝望面无表情也是可以的,因为反应不过来嘛……但他又不是面无表情……

    这个混蛋……居然在笑?

    他为什么在笑?

    生天目刀没有来得及想通这个问题,因为刀疤男已经将铁棍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身体微微一沉……

    生天目刀心里突然打了个突!

    这个姿势……

    这个姿势!!

    这是日本刀术九斩中的逆风斩!

    这个刀疤男?他……

    宇文成手中的铁棍突然就在生天目刀的视线中消失了。

    不对!不对,不是消失了!

    冷汗突然从生天目刀的额头眉眼上流了下来,他意识到这是因为刀疤男挥舞铁棍的速度已经超出了自己眼睛所能辨识的速度!

    生天目刀毕竟是非常有经验的刀客,百忙之际他急忙收刀,将刀斜在自己的面前。这是日本刀法中的一种近乎万能的防御技法,在武器相交的那一刻,可以将对方的武器卸力,而生天目刀则可以趁机侵入对方的近侧,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这是在日本剑道中,只有侵染刀技数十年的刀客才敢使用的技巧。

    下一刻,生天目刀果然感受到手中的刀刃上传来了一股强大的压力,就在他本能想要调整刀身施展卸力技法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了铁器破碎时特有的脆响声!

    生天目刀:“???”

    他的脸颊被碎裂飞出的铁片划伤,带起无数血线。

    生天目刀:“!!!!”

    他手中这把陪伴他数十年,坚韧无比的日本刀,竟然在这一刻完全碎裂!

    飞舞的刀片宛如一朵盛放的铁梨花,还挺好看的……

    可惜生天目刀并没有多少时间来欣赏这一瞬间的美感,因为那股悍然击碎日本刀的可怕巨力没有任何停歇,顺势狠狠砸在了生天目刀的胸口上!

    众人:“????”

    众人:“!!!!!!!”

    众目睽睽之下,还没有从空中落下的生天目刀就像是一枚被人一棒击飞的人形棒球,砰一下就被人来了个本垒打。

    生天目刀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弧线,再重重落地,余势还不肯衰竭,继续让他的身体在满是水洼的土地上犁出老长一条土道,最后重重地撞在坚硬的墙壁上。这才最终停顿了下来。

    众人:“……”

    全场鸦雀无声。就像是一辆轰隆隆的装甲车从天而降,链条枪正瞄准每个人的胯下。

    生天目刀拼尽全力想要挣扎起身,却突然喷出一口鲜血,他怔怔地看着宇文成,就如同在看天上掉下来的绿巨人。随即犹如耗干了所有电力的机器人,啪的一下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从生天目刀拔刀,到跃起,被一棍击飞到宛如一条死狗趴在水洼上,整个过程不超过五秒。

    在旁人看来,整个过程大概是生天目刀砍了一下水洼,然后跳起来砍向木暮尘八,然后就被打飞了。这个过程……嗯,非常的干净利落。

    黑道的小弟们:“……”

    宇文成手持长棍,面带微笑,长身而立,微风刮起他的衣衫。

    此刻他的气势就如在万人战场上轻取敌方大将首级的绝世凶人,就差一句万古传响的经典语句‘还有谁?’来衬托此刻承载在他身上的豪气。

    黑道的小弟们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同伴眼中的恐惧。

    这特么大将都GAME OVER了,还打个屁啊!

    这要是按照大河剧日本的历史剧内的剧情发展,接下来可就尼玛是对方十里百里的追杀残军戏码了!

    用不着宇文成开口,花泽阔海已经高举铁棒,一边高呼社长板载!万岁!一边冲向了剩下的黑道小弟们,情绪高涨的木暮会社社员们犹如神力附体,将面前黑道小弟一个接一个的敲翻在地。

    黑道的这帮小弟们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纷纷作鸟兽散。

    宇文成转过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大楼。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

    此刻,位于大楼中央一间面积庞大的会议室正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的气氛下。

    圆形会议桌上十几个代表一方势力的黑道大佬表情都异常精彩。就像是刚刚发现自己的老婆们同时跟同一个男人出了轨。

    从生天目刀倒下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意识到。

    这一场,是在下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