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澳门太阳城 > 帝仙 > 第一三一六章:黑袍(一)
    第一三一六章:黑袍一

    实话就是,到了徐衍这样的地步,一般的事情已经很难在引起他的注意了,但是,这个时候深入敌营,这也都还是不敢保证,自己就真的无敌,永远都不会有所谓的危险了不是吗?

    有多少的那种痕迹和你自己的内心在这样的时候完全完美的爆发到你自己的面前,这本质上的手段,加上这一定的现实,是否,还能够按照你自己所想的那种定义和一定的无奈,彻底的表现出更为激烈的那汇总程度,这本身的很多那种思维可都乃是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动容和提点的不是吗?在那样的节骨眼上,这本身的很多痕迹和思维,是不是还能够按照你自己所想的那一切,一步步的去发展,这个时候的徐衍自己的心中都不会有很强烈的底气,毕竟,这本身的现实就摆在这里,你自己愿意看到,这不愿意看到,都将会很难在局限在这里不是吗?

    不管,这本身的定义和那种无奈,是不是真的就会完全展现在你自己的身上,有些手段和有些那样的心思你都还是不能够在去有的,那样的感觉可谓是强烈到了极致,而你自己的内心,要是就连这样最基本的一些那样想法都不具备的话,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还能够按照你自己所想的一点点去发展,这乃是谁都不知道,也都不敢在去保证的了好不好?有多少的那样定义和痕迹,一旦,完全的表现出来之后,给你的打击将会是何等的剧烈呢?谁的心中都有自己的一杆秤,自然,这样的那种现实意义之下,你自身还是不是可以完全的考虑到了极限,这换成是谁,谁的心中,都不敢有丝毫的那样定义和属于你自己的那种心态上的毛病。

    毕竟,事实在有些时候就乃是事实,你自己愿意和不愿意看到,这事实都不会有改变的啊。

    有些时候,你自己的能力和一定定义下的手段,是否还能够按照你自己所想的那种态度一步步的前行,这本身的很多那种思维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在被理解的那种范围,一旦完全的被彻底体现和理解出去了,这本身的很多那种无奈和你自己的心思,也都将会完全的处于在那样极端的紧绷之中,这样的态度,你自己的手段,是否还能够按照你自己所想的那种定义,一步步的去完成呢?

    换成是任何一个人,多少的理解和你自己本身的那种态度,都可以说是你自己完美所需要做好那样定义的事情不是吗?

    这就是那种决定,也都乃是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出一定道理的事情啊,有些事实,有些你自己所需要做好的那种感受和定义,唯有你自己的内心,彻底的平衡起来了,这本身的很多那种思维模式和你自己的手段才会完美完全的体现到你自己的面前,那样的结果,才乃是你自己真正内心之中所需要设定的那种情况啊。

    不管,最有你自己的那种定义,是不是属于你自己的内心,这里面的很多思维模式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验证,甚至于乃是一系列的那种现实意义,都将会完美呈现在你自己的面前,那样的结果,你自己定义下来的那些手段,还能够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的那种方向吗?任何一个人都不敢保证的前提下,你自己是否还能够按照你自己所想的按种是定义和一定的那种矛盾,彻底的完全表现到最后阿里,这换成是谁,谁的心中都多少有些不能理解,自然,在你自己的眼里,这些意义和你自己所需要妄图解释的那种手段,到了最后的那种矛盾点,这才乃是现实意义上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那样定义的手段和事情啊,一切的一切,不过都乃是回归到了最后的那样态度,你自己愿意看到这些事实,不愿意看到这些事实,这些事实都将会呈现在你自己的面前,永远,无法改变什么。

    徐衍一直都有一个很是冷静且坚硬到了极其夸张的那种手段和一定的心态,这样的时候做出了这些事情,说实在话,心中要是说就连一些那样大家紧张都没有的话,这乃是很难办到但事情,但是,他却知道,这什么在现在这样的时候乃是最重要的,什么乃是不重要的,要是就连这样的一点所谓的夸张态度都不具备的话,这本身的很多感觉和你自己定义的那种态度,一旦完全的出现在你自己的面前了,这本身的定义和态度,是不是还能够在篡改什么,多少的情况和事实所发生的那种定义,还将会给你一个如何的那种思维模式和定义,这些可都乃是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那样思维模式的事情。

    当然了,现在这样的时候这些事情哪怕就算是出现在了徐衍的心中,这不该夸张的时候他也都绝对不会表现的有多少夸张的情绪在里面,毕竟这想象就乃是想象,但是现实却又将会乃是另外一回事了,这样的那啊中节骨眼上,这本身的很多能力和你自己所需要做好的那种定义,是不是还能够按照你自己所想的那种定义一点点的去来,这本身的很多痕迹和那种范围,又将会给你一个如何的那种答案,这些可都乃是你自己自身很难在去确定,一定的那种程度你自己都不能完全解释的那种事实啊。

    有多少的定义,和那种秘密乃是见不得光的?现在的徐衍哪怕就算是自己的心中已经有了那样的猜测,但是在没有完全的印证之前,这一切的一切都算是算不得数的,也就乃是因为这般,这本身的很多结果和你自己所需要定义的那种现实,是不是还能按照你自己所想的那种区间,一步步的走到最后,这换成是谁,谁的心中要是就连丝毫的那种改变都不具备的话,这结果,这定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抗衡,都将会渐渐变得毫无意义了起来,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也不是现在这样的时候给你自己那样定义最为完美的时刻。

    也许,也就乃是因为这样的情绪,这里面的很多事情,才会完全完美的呈现在你自己的面前,当然了,这本身的手段和你自己的定义,一旦,完全意义上的走到了最后的时候,你自己还能不能在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的那种说辞,这些,可都乃是意义上很难在去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强烈改变的事情了啊,那样的定义,这本身的很多那样现实,有些那样的定义这本身就乃是有些让你自己都觉得无奈的事情。

    自然,多少的那样痕迹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定义的那样现实彻底的改变掉你自己的心态,这本身的能力和那种手段,是否还能够在继续这样的下去呢?

    换成是任何一个人都不敢保证的情况下,你自己也都很难在去跨过这一步不是吗?多少的那样思维模式,加上你自己的那种定义,或许,在一般的时候,你自己给出的那样环境都将会啊你是你自己所不能够在给你自己一个准确那样区间的,自然,有些手段,有些属于你自己的心思,是不是还能够在继续那样的被改变,这谁的心中,也都乃是一样不敢打包票的不是吗?

    这就乃是属于你自己的那等心态啊,也都乃是你自己所必须要去验证,甚至于必须要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答案的那种事实,有多少的定义,这走到了最后给你的那种思维和感觉,还能够继续这样的发扬光大捏?好吧,徐衍不管怎么样,这个时候对自己的心态有了一定的调整好,这似乎,在他自己的心中,就已经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不是吗?

    在如此的态度之下,这本身的很多按种思维和定义,是不是还能够按照你自己所想的那种方式方法,在给你一个很是强烈的那种心态和区间,换成是任何一个人,或许这内心都乃是有着一个不一样但种随想的啊。

    不管这内心到底乃是什么样的心情,这本身的态度,在如此的时候,徐衍还是能偶在继续那样思考的不是吗?

    有多少的意义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给你的区间,完全展现到你自己的身上了,所谓的感觉是不是还能够在给你一个很是无奈的那种态度,一点点的涌现,彻底的展现在你自己的面前,这本身的很多手段和那种态度也哦度将会完美呈现在你自己的意义之上啊,那样的感觉,分明就乃是你自己所必须要插手,不能在被理解的事实,当然了,这样的那种态度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具体做好的那样现实,一旦,这意义开始完全展现到最后的时候,这本身的很多定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痕迹,是不是还能够在继续彰显,这本身的意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态度,也都将会乃是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思考的啊。

    一旦这些意义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解释的那种痕迹彻底的展现在你自己的面前,这些手段和你自己所需要做好的那种定义又将会怎么样一步步的完美浮现在你自己面前呢?

    其实你自己的心中多少有些不清楚的那样痕迹在里面,到也都显得很是正常,但是,这无谓的那种状况,加上你自己所必须要得到的那种态度,一旦,意义都开始完全局限了,这本身本能的那种手段和你自己的思维是不是还能够靠着那样的概念,一点点的去完成,这换成是任何一个人要是说,本身本能的心思就都不在这里的话,这本身很多的感觉也都将会完全完美的给你一个当头棒喝,这结果,可就都不是你自己所愿意去理解的了啊。

    有多少的定义和你自己的痕迹加起来,给你的那种思维模式,都乃是不一样的呢?

    谁的心中,其实都很难在去理解这样的现实。